首页 > 苹果频道 > 动作冒险

军婚撩人:邪少的冷情小妻最新第二百八十二章不让你们见面!章节在那有内容试读?

  • 大小:[db:大小]
  • 语言:[db:语言]
  • 类型:动作冒险
  • 版本:[db:版本]
  • 时间: 2018-06-07 02:06:09

扫二维码下载

游戏介绍

南宫锦丶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《军婚撩人:邪少的冷情小妻》,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,还未大结局,主要讲述了内容十七岁那年,他笑如罂粟一般的说:“姐姐,我喜欢你……”彼时,她爱他的名字,爱他的一切,以至于明知他深处于火坑的最深处,还拼了命的往里跳。二十七岁那年,他笑如疯狂一般的说:“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我终于找到你了,夏亦初……哦,或者我该叫你……姐姐?”此时,她恨他的名字,恨他的一切,以至于这么多年,她发了疯似的逃。可权易是什么人?既然认定了,就没有让别人说不的权利。所以夏亦初知道,自己再怎么躲,终究是没逃得过这一劫。。本文提供小说最新章节第二百八十二章不让你们见面!试读:

《军婚撩人:邪少的冷情小妻》章节第二百八十二章不让你们见面!免费试读

七月阴雨的天气,雷声轰鸣,空气里凝着闷热与潮湿。

夏亦初穿着陆战迷彩服,巴掌大的脸蛋上涂抹着部队专用的蓝绿油彩,手中紧握着的是W03型12.7mm狙击步枪。

一道接着一道的锋利闪电将漆黑的也劈成白昼,夏亦初仍旧一动不动的趴在荒草丛生的荒山上,因为刻意隐藏,就连呼吸都压的极其微弱。

在夏亦初对面的1500米处,是一座废弃的大楼,大楼的下面,是端着枪支,成群巡逻的蒙面人,人数众多,火力十足。

当然,这些并不是夏亦初所担心的,那些人会有她部队的其他人处理,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,瞄准大楼三层那唯一一间亮着日光灯的屋子,她要保护的人质在那,或者说她部队这次全力营救的目标在那。

此刻在她的狙击镜里,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他背对着她靠窗而站,纯黑色的衬衫略微松散的穿在身上,双手慵懒的支撑在向身后的阳台沿上,挽起在手肘处的袖子,将他那一双看似清瘦,实则钢劲的小手臂展现无遗。

那男人正在和绑架他的头目交谈,不过与以往被解救出来的人质不同,他没有一丁点的畏惧和害怕的慌乱,在日光灯的照耀下,反倒是跟在自己家一般的随性散漫。

夏亦初知道这个正在被自己锁定且暗中保护的男人不一般,虽然她还不清楚他的背景,但能惊动得了她的部队全力救人的人,想来定是个非富即贵的。

曾经,她的部队保护过某市的市长,某银行行长,或者是某军机要人……这些人当中,当然也有被劫持,或者是被绑架的,只不过他们哪怕是身份再高贵,被绑架的时候也是狼狈不堪,五花大绑,衣衫凌乱,目光涣散……

可眼下这个男人,竟然能如此的在绑匪头目的眼皮子底下,行动自如,慵懒随意,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身份,才能让连绑架他的绑匪都如此的顾忌?

就在夏亦初猜想的时候,那个一直在狙击镜里背对着她的男人,忽然就转动了一下身子,虽然只是一个侧脸,却已经足够惊艳。

淡雅如雾的双眼透着淡淡的慵懒,优美如樱花般的嘴唇色淡如水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淡漠冷峻。

在夏亦初的注视下,他掏出了兜里的香烟,微微垂眸点燃,随着烟雾升腾,他朝着夏亦初的方向扫了过来,薄薄的唇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,似笑非笑。

这个男人不似刚毅的帅,不似高冷的俊,却艳丽的妖娆,性感的窒息。

夏亦初看着那比记忆里还要妖上三分的面颊,一瞬间,无数属于曾经的回忆,排山倒海似的在脑袋里翻滚而起,要不是她强大的职业素质还在支撑着她,她恐怕会一个颤抖的扣动扳机。

权易……

权力的权,容易的易。

这是他的名字,曾经他就是这么笑着将她揽在怀里,告诉她,他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是因为权力于他来说,不过是这世上最容易的事情。

那时,她爱他的名字,爱他的一切,以至于明知他深处于火坑的最深处,还拼了命的往里跳,可是现在,她躲他的名字,躲他的一切,以至于这么多年,她发了疯似的逃。

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,夏亦初不停的深呼吸,让自己冷静下来,告诉自己那些都过去了,无情的屈辱,母亲的病卧床榻,种种的一切……

都过去了……

夏亦初在强迫自己冷静的时候,部队里的其他人已经潜入进了大楼的内部,正和权易谈话的绑架头目似乎听见了什么风吹草动,蓦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掏出了别在后腰上的自动手枪,对准了权易的额头。

千钧一发之际,终于回过神来的夏亦初快速将狙击镜,瞄准在了那绑架头目,随着红外线准确校对在了那绑架头目的太阳穴上,绑架头目根本还没来得及反抗,夏亦初扣动扳机,穿透力极强的子弹,钻透了玻璃,擦过权易耳边的鬓发,将绑架头目当场击毙。

与此同时,潜入部队撞开房门,处理掉了屋子里其他已经慌乱成团的绑匪。

屋子里擦枪走火,权易却面不改色,转过身,透过那被狙击子弹穿透的玻璃孔,朝着夏亦初的方向轻轻地笑了,无声的动了动唇。

夏亦初在狙击镜里看的清楚,他说:“很准嘛。”

一场营救人质的人物,圆满且顺利的画上了句号。

夏亦初起身将狙击枪背在身后,快速找寻到自己提前隐藏好的越野车,一路飙车下山,与自己的队友汇合。

因为潜伏而足足趴了五个小时的四肢酸疼酸疼的,不过夏亦初却没有理会。

她现在只想赶在权易被带下那废弃的高楼之前,和自己的上司报个到,然后先行回部队。

可估等她把车停在大楼前,刚走下车的时候,刚好就见着了权易和她的顶头上司,有说有笑的从大楼里走了出来。

身为夏亦初顶头上司的顾准鑫顾连长,一向得意夏亦初,如今夏亦初一招击毙了绑架头目,按照他的性格,肯定是要在当事人面前夸赞一番的。

“亦初,过来!”

夏亦初看着顾准鑫那热情的笑容,和权易那渐渐朝着她这边投来的目光,忽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“好想你,好想你,想你好想你,是真的真的好想你……”

好在这个时候,兜里的电话响了,赶紧转过头接起电话,一边侥幸权易没看见她,一边深呼吸一口气,噙起了一丝开心的笑容。

可电话还没等接起来,手腕便是被一只大手握住,那手的手指漂亮至极,五指修长且指尖圆润。

看着那只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,夏亦初知道,自己再怎么躲,终究是没逃得过这一劫。

“放开!”她扬起面颊,看向了那个不知道何时站定在自己身边的权易,“我不认识你,请你自重。”

如果可以,她真的很想当做从没认识过他。

权易对夏亦初的态度并不感到惊讶,更没有动怒,微微俯下欣长的身子,唇角一挑,那带着薄荷的气息,就吹进了夏亦初的耳朵里。

“你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你,我可忘不掉你曾经躺在我身下,婉转承欢喊着我名字的那段时光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我终于找到你了,夏亦初……哦,或者我该叫你……姐姐?”

标签: [db:标签]
展开全部内容